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时之歌||北国组] 笔记

官方发糖最为致命。

尤瑞甜死了qnq

极速产粮,很糙,ooc而且短……

过两天大概还有篇吧?


近来局势的发展总叫人沉闷,大祭司云轩皱眉,思考着如何缓解众人紧绷的情绪。性子里不安分的恶作剧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云轩转了转眼珠,忽然计上心头,不由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他联系了一下远在异世界的阿莫,两人嘀嘀咕咕商量了好久,最终敲定了一个方案。

于是,这个由大祭司牵头,阿莫连线,在异世界小朋友们协助下搞成的小活动——维尔哈伦猜猜猜——十分顺(难)利(产)地诞生了。

整天跑东跑西,为世界难题苦恼的少男少女们总算有了聚在一起的机会。十来个人或聚或散地坐在时之歌的大厅,界海讲明了活动流程后,不少人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虽然某些人兴致缺缺,却还是在大祭司和善的注视下妥协了。

第三项“谁眼中的我”抽签配对,而且不是现场画……天知道神奇的大祭司是如何翻出众人的黑历史的。抽到瑞亚的尤诺听到这一实情时,表情微僵,不知想到了什么,引得坐在旁边的瑞亚一阵发笑,只得拍了拍他的肩膀权作安慰:“好啦,不用紧张,看看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也是有好处的。”

不……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尤诺差点想捂脸,只是最后却闷闷地回应道:“嗯……或许吧。”

如果真是……她看到了会有什么反应啊?小教授微侧过脸看向生得愈发清丽优雅的女领主,心底不可否认的有些忐忑和……雀跃。

瑞亚,瑞亚·特纳。尤诺默念着这个熟悉的、具有魔力的名字,一颗心仿佛浸在了温水里,迷迷糊糊、温温柔柔地冒着泡;那些泡泡炸开时溅起香醇的涟漪,带着浓郁醉人的气息。不能言说的话语受着美好的情感浸润熏陶,酿成一瓶醇厚的美酒,让他沉醉其中。而这瓶酒此刻翻涌着沸腾,咕嘟咕嘟闹得尤诺不知所措,他紧握起交叠放在腿上的手,脉搏鼓动着叫嚣。偷偷画在笔记上的画即将要展示在她的面前……这个既定事实在尤诺脑中重复播放,让他本就忐忑的心更加七上八下了。

神啊……千万别那么早就……

“噢,顺序签出来了呀……是北国先来呢!”

然后格洛莉娅一声惊讶的呼叫把尤诺砸了个半死。

要命。尤诺摊着脸,想捂脸的冲动无比强烈。没法,小教授捧读一般完成了自己的部分,甚至没去在意那抽象得认不出是谁的画,意识倒是神游到异世界的酒上了。排在他后面的瑞亚抿嘴笑得双眼弯弯,见尤诺晃神就过了个场,赶忙拽着把他扶回了座位。

“我没事,”尤诺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展开笑颜,“去吧,到你了呢。”

瑞亚多看了他两眼才放下心走上台前,尤诺注视着仍能称一声少女的特纳领主,看她用纤细却不柔弱的手执起台上的画稿,流水般温柔的声音轻轻在安静的书吧内响起:“首先是,维尔哈伦的我……”

“……最后,谁眼中的——”瑞亚翻开最后一张稿子,却是一愣。她低眉看着已有些泛黄的纸张,黑眸子里流光辗转。瑞亚抬头看向那害羞着侧过脸去的金发少年,轻笑出声。她举起右手掩住翘得太过明显的唇角,可那掩不住的笑意尽融在了她的声音里:“真是令人怀念啊……”

“什么什么?”格洛莉娅见她笑得如此开心,不由开口问道。

“还是不放出来了,”瑞亚像得到了战利品似的将那张纸收起来,巧笑倩兮,“我怕他不好意思。”

“哎哎——瑞亚你耍赖!”

女武神眉眼弯弯,难得表现出了孩子气的一面:“是真的不给看啦。”

不好意思的某教授:……

【完】

对就这么完了!

强烈OOC小剧场

尤:……瑞亚,你、你把那张笔记还我好吗……(耳根红红的)

瑞:怎么了?(笑)画的很好呀,我很喜欢。当作送我啦。

尤:(捂脸转身)……那、那你拿着吧,我先走了。

尤诺内心os:……她说喜欢!她说喜欢!啊……我大概是……没救了……(脸红)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