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梦

我开始连日做梦。那些梦里充斥着真实与错开的怪诞,交织成一张无形的网捉住我的灵魂。无法挣脱。像被不断抽打的陀螺赶着一场又一场有我出演的话剧,眼花缭乱,头晕脑胀。可是,有时又像被人挟夹在胳膊底下赶集。这时是更让我头痛的。是的,因为那一种失重感。眼前的一切颠簸模糊,无法看清。我实在对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喜欢不起来。这或许是人类的一个通病。


而大约是被捆得太紧,我醒后仍能清晰记得这些话剧的画面——就像一夜未眠。我不是从沉睡中睁眼,而是从梦中睁眼。像挣脱了另一个世界。我不敢再阖眼,因为那张无形的网会把我拖回去,拖回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境里。我开始害怕睡眠,所以我愈发精神不振,整日浑噩噩活着,痛苦异常。...

我找不到她。

杝言定定地盯着握成拳头还在颤抖的手,指甲缝隙布满泥泞与疼痛。她缓慢又平静的重复了一遍。我找不到她。

语调收尾的起伏像画下一个墨点的句号,晕开的黑让人无所适从。

翯沉默。他黑色的眼珠总是隔着一层镜片的距离,磨平了应显的情绪。男孩不说话,他只是挪动了脚步,跨出隔绝了风雨的门户。江雅新制不久的竹鹤长袍贴着他身体猎猎飞舞,混着风雨雷电飘来一句低压哑声:你去休息。换我来找。

没用的!蠢货!杝言忽然崩溃地嘶吼。她卷起湿淋淋的袖子糊了糊狼狈不堪的脸,把眼泪和雨水揉成不分你我的污渍。女孩上前死死揪住翯的衣领,咬牙吼道:没用的!翯!我找遍了!我找不到她,我找不到……!惘然森我也进去了,哪里...

2017年小结

回过头才发现自己没有给去年好好做个总结啊!(今年都过了一大半了喂)

嗯,总体来说,产出一直都在下降(笑哭)全职写到六七月份就动力下降了,七月入了电影《大护法》的坑,就此一去不回头(?)。

我这人有个新毛病,可以一脚横跨数个墙头,但是拥有产量热情的永远只有一个坑。这热情在数个墙头间不间断切换,但真的永远只有一个啊!

于是从七月份我就跑去小号写《大护法》了,连原创我都给撂下不管,结果写到十二月份动力也开始不足,产出速度直线下降,然后我就……直到不久前又跳了新坑567……才逐渐又开始写了几篇似是而非的东西。

回头想想真是太惨了,太惨了(摇头)这个毛病也导致我的一段迷茫期,把自己的目光和能力缩...

什么,都失踪一年半了我还有这么多粉丝的吗……?


这个号因为原来手机不用了都差点不想验证了(不验证就不能发文章和评论,我很懒的(喂)


啊其实是想说高三了,全职这边可能写完坑了一年的百年歌我就封笔了(因为也淡了圈子),有点找不回以前的感觉,其他的全职坑随缘吧,其实旅途很想写完,但实在没时间了,也许明年毕业可以!


时之歌北国组随机掉落(毕竟也没时间补小说了,好惨……)

界海的情书是会写完的(flag)


其他的坑就更加随缘啦!之后会时不时丢点原创,发展成一个咸鱼博。

[叶修中心]凡心 01

最后一分钟末班车!!!!
……还是没有赶上。

叶神生贺!超级慢热的一篇!

一个人慢慢喜欢上叶修的全过程。

0.

你好,谢谢。我们永不说告别。

1.

我是一个普通人。

从出生那刻起,我那条看不见的未来的轨迹便被一只无形的手铺设得整整齐齐。早在小学毕业时我就已经看清我的未来:平庸,平凡,平淡;就这么遵循父母的意愿,走上一条不属于自己的路,重蹈无数同样普通的人的覆辙。这样的人生没有失望也没有期望,我从没想过这平淡而渺小的人生会出现什么意外,但事实证明——话还是不能说得太满的。

我人生的意外,一条由我亲自铺设的岔路,萌芽于那个普通却意义非凡的夏天。

那时我刚上高中,不善交际的人在集体...

[黄叶]灯渡生人命,船载痴人心(上)

一个短篇黄叶(ノ◑ڡ◑)ノ

ooc有。一大堆私设,慎入。

去年拖到现在的一个脑洞……(躺)趁着我生日更半篇。

热度还债:1848/2710

求一句生日快乐(?)




准备十六岁那年,黄少天发现,村雨渡码头那个唯一的摆渡人忽然消失了。


但是渡里的人们一点也不着急。这十分奇怪。要知道村雨渡四面环水,孤立如一座荒岛,和外界唯一的交通渠道便是水路,进出只能靠撑乌篷船的那位摆渡人。这么重要的人突然消失,渡里人不但不紧张,似乎有些人还松了口气,这就让黄少天纳闷了。他皱着眉头,趁着晚霞未逝,悄悄溜到了码头,蹲在延伸出河面的栈桥上看着空荡荡的河边,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黄少天从小就爱蹲在渡口码头...

[乔叶]百年歌(中)

拖了这么久实在抱歉……orz

因为剧情爆了字数所以分三段发啦!


请食用!

前文请走“百年歌”tag或主页w




4.


睦洲之府城,繁华程度数一数二,没有宵禁的限制,这座古气盎然的城府有个颇为大气的别称:不夜城。此时正是夜市,乔一帆负着剑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听着耳边人声鼎沸,实在心有感慨。


离开家乡苍洲那个小村落已有二十年之久,算算时间,和叶修——现在应该叫师父——云游也有十七八年的光景了。叶修对他修炼的速度掐得太准,当年在乔一帆即将筑基有成时便找了回来,顺便帮着破了关,然后就头也不回地拎着他离开了双鬼的老巢,当场被李轩怒斥没良心。叶修丝毫不在意,带着乔一帆四下云游...

[时之歌||北国组] 笔记

官方发糖最为致命。

尤瑞甜死了qnq

极速产粮,很糙,ooc而且短……

过两天大概还有篇吧?


近来局势的发展总叫人沉闷,大祭司云轩皱眉,思考着如何缓解众人紧绷的情绪。性子里不安分的恶作剧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云轩转了转眼珠,忽然计上心头,不由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他联系了一下远在异世界的阿莫,两人嘀嘀咕咕商量了好久,最终敲定了一个方案。

于是,这个由大祭司牵头,阿莫连线,在异世界小朋友们协助下搞成的小活动——维尔哈伦猜猜猜——十分顺(难)利(产)地诞生了。

整天跑东跑西,为世界难题苦恼的少男少女们总算有了聚在一起的机会。十来个人或聚或散地坐在时之歌的大厅,界海讲明了活动流程后...

原创||Hopeless 随笔

#Wenda/温达病中笔述。

你所求不过白日做梦。

当是你深层(意识)指引(your)四肢来这不毛之地,这无尽囚笼,这所谓地狱;你以为你已逃脱,你是展翅的不死鸟 ,这天高海阔可来去自如。我只笑。笑其愚昧,笑其幼稚。管你青龙朱雀,谁能逃离看门狗的恶齿!

是极,是极!谁曾逃离过!自踏进这城一步,蓝天(自由)便从你身上剥了个净。一群妄想冲破看门狗界限的傻子!夺回蓝天(自由)?只如触摸神祗,不可信之人岂能伴你身旁。是以斗争此起彼伏,那光明便从此遥遥无期。

我只笑。

[云九/段九]故园雾岭

自我理解产物,有关段小公子的过去全凭自己臆想。

肯定会被官方打脸的,而这一天我相信不会太远……


ooc。

不知道自己写了啥。




段云睁眼,视野中只一片缥缈的轻纱白雾。脚底踩着的是混着粗石沙砾的黄土路,空气里氤氲着林间草木的清新气味,闻之令人神清气爽。


但段云感不到半点清爽。他抬眸看了眼遥远的地方,视线被层层雾气遮掩阻拦,却没能阻止他在心底勾勒出白雾后的景象。这里真是熟悉得令人发狂……段云笑了一笑,只是笑中带了点难察的黯然。可多年风雨磨练,如今再忆,那份苦楚也只剩零星半点的阵痛,于是他很快便收敛心神,迈开步子,视空中薄纱为无物,准确踏上了朦胧中蜿蜒曲折的一条羊肠小道,缓慢而...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