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时之歌‖北国组]那朵花儿

#时之歌北国组


一个小片段~

超爱北国x

瑞亚女神嫁我啦!!(被尤诺扔了一脸药箱)


大量私设,好久没看小说时间轴混乱,总之慎入


人物官方的,ooc我的








又是一个寂静的夜晚。临时营地里只有木柴燃烧发出的轻微“噼啪”声和偶尔的虫鸣。瑞亚坐在篝火旁,巨弓索达安静的卧在她的双膝上,女武神垂眸沉默着,似是在思考什么。


尤诺似乎去附近找什么东西了……瑞亚难得放松自己神游一番,却无意识地想着阿斯克尔。她纤长白净的手把玩着一朵小巧的野花,温暖馨香隐隐约约,不浓烈却沁人心脾。她盯着花瓣上的纹路,记忆突然回溯到了遥远年少的时候。


那时候还没有女武神,只有一个背负着家族众望的瘦弱女孩——没有大家族小姐应有的轻松惬意,留着男子般利落短发、手握沉重铁剑的女孩。谁能想到身手如此不凡的特纳家族长女曾是一个同辈人随意都能击倒的人呢?瑞亚至今还能清晰的记起某些人的嘲讽面孔。伤痛总是比恩情更让人刻骨铭心——她记得似乎有在哪里听过这句话。可是瑞亚觉得,那天下午灿烂的阳光足以盖过所有不忿阴暗的情绪。


她将那朵花凑近鼻尖,微闭着眼呼吸着它的芬芳。记忆中的那些花似乎也是这个香味。瑞亚不由挑起嘴角,回忆里柔软草地上冲她笑着的男孩在阳光里那么温柔地给她戴上了花环……对于那时的瑞亚来说,一个小小的花环却抚慰了她失落的幼小心灵。而她也从此记住了那个眼角带着泪痣的孩子——尤诺,尤诺·阿斯克尔。


她就像一颗渺小柔韧的青草汲取着他温暖的光芒,随后成功地生长。瑞亚·特纳之名渐渐响亮,但她却远离了阿斯克尔。瑞亚有些记不清西国之行一别后有多久没有再见到尤诺了,那是段漫长艰难的时光。所幸命运展示了它宽容的胸怀!再度相聚甚至携手探险之后,瑞亚常常这么想。








“瑞亚,我回来了……你在想什么呢?”


尤诺带着满足的笑意走进营地,看到瑞亚难得发呆的样子,不由有些促狭。


瑞亚回过神来就看到尤诺微弯的眸子里盈满了光——即使跳动的明火也盖不住的光。她柔和地笑了笑,声音里也带上了笑意:“在想小时候的事情呢。”


“这样吗……”尤诺在瑞亚身旁坐下,“难得看见你这么轻松的样子,到底是想起什么了?”


“我想起了……艾格尼萨的春天,阳光、草原,还有花儿。”她看着手里那朵小野花,悄悄把三个字埋进心底——还有你。


“尤诺。”


“嗯?”


“你还记得怎么编花环吗?”


“记得……怎么了?突然想起问这个。”


“没什么,”瑞亚抬手将一绺碎发别在耳后,轻轻地说道,“……我只是,突然想学而已。”


她转头看着尤诺,美丽的脸庞在篝火映掩下被分割成明暗的块面。只是尤诺依旧看得清瑞亚眼底的柔和水光。他感觉有些糟糕,似乎要跌进那双眼睛里。少年悄悄用手覆上跳动变得激烈的左胸腔,深深吸了一口气。


“好的,”于是他这么说,“我会教你的。”

尤诺直视着瑞亚黑色的眸子,笑容一如那年灿烂。


瑞亚想,她可能出不去了。




[Fin]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