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黄叶]灯渡生人命,船载痴人心(上)

一个短篇黄叶(ノ◑ڡ◑)ノ

ooc有。一大堆私设,慎入。

去年拖到现在的一个脑洞……(躺)趁着我生日更半篇。

热度还债:1848/2710

求一句生日快乐(?)




准备十六岁那年,黄少天发现,村雨渡码头那个唯一的摆渡人忽然消失了。


但是渡里的人们一点也不着急。这十分奇怪。要知道村雨渡四面环水,孤立如一座荒岛,和外界唯一的交通渠道便是水路,进出只能靠撑乌篷船的那位摆渡人。这么重要的人突然消失,渡里人不但不紧张,似乎有些人还松了口气,这就让黄少天纳闷了。他皱着眉头,趁着晚霞未逝,悄悄溜到了码头,蹲在延伸出河面的栈桥上看着空荡荡的河边,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黄少天从小就爱蹲在渡口码头,看那个人穿着黑色的袍子,撑一支长篙,没有客人时什么也不做,就站在船头,凝固如同一具雕像,好似那条望上去静止的、深邃看不清颜色的河。他渴望着能够有登上那艘小船出游的一天,可是每当他动了这个念头,总会有这个或那个人冒出来阻止,而且态度强硬,弄得黄少天只能望船兴叹,回去除了生闷气,也没法强行闯出去。


其实黄少天也不是没想过,只是闹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对于他要离开村雨渡这件事那么紧张——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大概谁都向往着外面的世界……那条深邃得能清晰看见自己倒影的河流之外是个什么样子?黄少天思考了快十六年,他吃饭时念着,做事时想着,连做梦都梦着。那叶乌篷船是黄少天所有念想的唯一纽带,而如今——这唯一的希望也消失了。


为什么他要走呢?黄少天茫然的想着。双腿蹲久了有些发麻,他索性一屁股坐了下去。天边的晚霞只余一点残暖的光辉抹在地平线处的倒影上,最后一点暖光映在少年的眼里,像是摇摇欲灭的烛火,要连着希望一起湮灭在不可抗拒的黑暗里。


大概没人知道黄少天此刻心情是如何。他单薄的身影在暮色中带了点悲凉的味道,来寻他的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敢靠近。


“我说……就让少天在这儿待一会吧,”十米开外的一小垛稻草后,一个少年小心翼翼地开口,“反正那个人走啦,他也出不去呀。”


“说的有道理。他一直想出去的,现在怕是打击不小……”有人小声赞同着。


“那我们就走吧……”


“反正那个人要回来可得好久呢,放心吧,我们可以不用看那么紧的。”


几个人轻声议论着悄悄离开了稻草垛,留下黄少天一人守在码头。只是勾肩搭背离去的一群人没有听到一个落伍的瘦弱男孩疑惑的轻声——


“可是……好像会有临时的摆渡人来接替啊……”




余霞总是消逝得快的。天地间很快就陷入昏暗之中。黄少天呆了很久才唤回心神,他恍惚地摇了摇头,眺望了一眼遥远凝固的地平线后失落地站起身来,迈着有些疲软的双腿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回走去。


可黄少天还是忍不住一步三回头。他多想把这段走了十几年的路走上一辈子啊,如果摆渡人能回来的话——


黄少天抱着万分之一渺茫的希望最后一次回眸,看到的却是一成不变的景象:融为一体的,昏暗的天空与深邃的河流。他觉得那片不分彼此的暗沉像是在嘲笑他的愚蠢。


“……好吧好吧,算我烧坏了脑袋,”他最终自嘲出声,“刚走没多久,我怎么指望他那么快就回来……”


语罢,黄少天回过头,带着无奈继续向渡里走去。可今天老天爷似乎总是喜欢打黄少天的脸。就在他晃晃悠悠踏出渡口码头的那一刻,身后凝固的河流远方,忽然传来了一阵隐隐约约的水流声。


那是船破浪而来的声音。


黄少天登时愣住,他有些不敢置信的僵立在原地,却是没有了回头的勇气。万一是他的幻觉、是他的臆想呢?黄少天毫不怀疑这种可能性。他想说服自己,这是假的,赶紧回去吧;但背后那愈渐清晰的破浪声又狠狠钉住了他的双脚,让他动弹不得。


算了,黄少天闭上眼,咬紧牙关,憋着一股劲慢慢回过了头。就看一眼,就一眼,最后一眼,他无声地嘟嚷了一句,缓慢睁开了双眼。


一叶扁舟在镜面般毫无波澜的水面滑行,撑篙人披着斗篷,笠帽的黑纱堪堪遮住了他半张脸,露出弧度优美的白皙下巴。来人嘴角挑着一抹似轻挑似嘲讽的弧度,他微微侧过头看向远处怔愣的少年,笑容似乎更深了几分,撑船的动作却仍是不紧不慢。待得木舟驶进码头,他将手中长篙深深扎进河底,只余一尺露在水面;满意地瞧了一眼自己的杰作后,这位浑身黑色的摆渡人竟然晃悠悠踏上了岸,可把黄少天吓得差点扭了脖子。他急忙摆正转身,不等那人跨出几步,少年便急匆匆地跑到跟前,一把抓住摆渡人的手,声音颤抖:“你……你是摆渡人?”


问题刚问出口,黄少天就被自己蠢死了。但眼前这人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只是笑呵呵地道:“是啊。之后一段时间里,就是我来替那个死气沉沉的老家伙的岗了。”


黄少天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紧紧盯着面前掩在薄纱后的那双眼睛,手不自觉抓得更紧,仿佛怕摆渡人溜了去。他这幅模样看得新上任的摆渡人同志一阵好笑,干脆用空闲的手撩起薄纱,露出一张清秀耐看的白皙面孔来。黄少天怔愣了片刻,只见他双眼微弯,笑吟吟地说道:


“我是叶修。接下来就请多指教咯,小朋友。”


【TBC】


匆匆一更,又要失踪~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