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原创||Hopeless 随笔

#Wenda/温达病中笔述。

你所求不过白日做梦。

当是你深层(意识)指引(your)四肢来这不毛之地,这无尽囚笼,这所谓地狱;你以为你已逃脱,你是展翅的不死鸟 ,这天高海阔可来去自如。我只笑。笑其愚昧,笑其幼稚。管你青龙朱雀,谁能逃离看门狗的恶齿!

是极,是极!谁曾逃离过!自踏进这城一步,蓝天(自由)便从你身上剥了个净。一群妄想冲破看门狗界限的傻子!夺回蓝天(自由)?只如触摸神祗,不可信之人岂能伴你身旁。是以斗争此起彼伏,那光明便从此遥遥无期。

我只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