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灵剑山]一个付赠品的奇妙之旅 01

新坑,更一发存货。

混合同人 。

从前有座灵剑山x剑侠情缘三


满足私欲之作,嫖男神是唯一目标。

私设多成山。

小王陆采用漫画人设~






众所皆知,叱咤九州的王陆是个从二十一世纪来的社会主义好青年(误),从降临九州大陆那一刻起,这一点便注定了他的不平凡。但谁想当年随着彗星降落的灵魂不止王陆一个,而且明显是个付赠品——王陆那是好好儿转生投胎了,紧随其后的这个灵魂却像只三不管野狗一样,“咣当”一声和彗星碎片一起撞进了王家院子的怀抱,直震得差点烟消云散。


这倒霉孩子撞得晕晕乎乎,险些破口大骂。然而等她垂死病中惊坐起,发现自己被封印在一块石头里之后,十五六岁少女模样的半透明魂魄哪儿还有“险些”的心情,当即发出愤怒的咆哮:


“我靠啊!突然穿越就算了吧这系统能不能走点心!闹哪样啊要我从石头里蹦出去吗!老娘又不是孙悟空!!坑爹呢这是?!”


女孩儿尖锐的嗓音简直要突破天际,然而事实上,封印在身,哪怕一丝一毫的声音也泄露不出去。少女心思通明,发泄了一通心中怒气之后,也不再白费力气,只是气鼓鼓地在封印内自成的空间坐下来,嘴里小声的念叨倒是没停。


“真是莫名其妙……”她不满地哼了一声,“本来打基三打得好好的,飞过一颗流星就被带到这不知道什么鬼地方。穿越就算了竟然还穿成魂魄……还困在一块破石头里!我可不要在这里孤独终老啊!!”


不过……好处大概还是有一点的。少女低头看了看身上飘然的衣饰,这套衣装不是别的,正是她在基三里玩的门派的装备。


白衣翩翩,指套琴拨,冠带恨天高,额间一抹丝绳缀着枚珠石——不是长歌门又是哪家?少女抱起身侧的一把古琴置于膝上,默念着技能,琴弦拨动间,音羽浮现,空中似是一道无形气波飞过,最终消弭于封印空间的边缘。见状,少女喜上眉梢,喜悦暂时冲淡了胸中的烦闷,一双眸子高兴的弯起:“竟然能使用技能……还以为只是花架子呢!天不亡我池暮云啊!”


“不过……”池暮云皱眉,长叹一声,“到底怎么出去啊,也不给点提……示?卧槽?!”


最后一声的语调是惊讶的迟疑,池暮云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突然浮现的一行光字,心情复杂。


“待有缘人拾起本物,封印即可转移。”


转移个鬼。池暮云一脸冷漠,我要出去!才不要什么转移!


似是知晓她内心所想,光字一阵沉浮变幻,最终呈现的结果总算是让她甘拜下风。


“封印乃维持魂魄不散之关键,强行突破则灰飞烟灭。如要破封,需凝练灵体。凝练所需:1000000000…(省略n个0)点精纯灵气。”


无耻系统以死相逼,池暮云除了吐槽也不能干什么。灵气是什么她也不知道,数量要求还那么庞大,上哪去找?无奈之下,她只能暂时委屈的继续窝在封印里等待“有缘人”的出现。


谁想一等就是三年。


三年后的某天,封印里的少女一抹手,面前飘着荧光的空间散去一小块,自成窗户,映出亘古不变的蓝天和一角青葱树叶。盯着那代表生机的颜色,容颜没有变化的少女叹了口气。三年了,池暮云早已摸透这封印空间的玩儿法,如何看到外界、如何传递出声音……她已经熟练于心,就连自带的长歌技能也磨练得炉火纯青,可那个有缘人……还是没有捡起这块石头。


她知道那个人是谁。依据封印的提示,不难猜测,正是这户人家的孩子——那个古怪机灵,小小年纪却透着一股老成的金发碧眼王土地,一个同样的穿越者,只不过待遇比她好上不知多少倍。


但池暮云忍不住想笑,因为这名字实在太接地气,想来那家伙也是心有不满,只是年幼之躯还没资格抗拒父母来改名……欸,心疼三秒钟。


少女拨弄着琴弦,一边感叹着这就是命,一边羡慕起小土地的主角光环。不过没感慨多久……她对外的视线里一片阴影投下,小土地那张稚嫩奶气的脸出现,事发突然,竟把池暮云吓得差点将琴给丢了;下一秒,池暮云激动得把琴弦拆了。


王土地拿起了彗星碎片!


小祖宗我可算把你给等到了啊!池暮云泪流满面。 男孩儿手捧着对他来讲尚显庞大的陨块,清澈的湖蓝色眼睛盛着旁人理解不能的惆怅与沉重。池暮云看得有点呆,小孩面色严肃的样子太可爱了……如果忽略掉现在莫名悲凉的气氛,她一定会尖叫出声。


封印空间开始发生变化,池暮云不理,继续透着小窗看着小土地,结果就见男孩的右手手背上隐隐约约发出一阵光,光芒散去,定睛一看,竟形成了一枚半指大小、状似古琴的印记,想必这就是转移后的封印所在。转移结束,池暮云周遭逐渐明亮起来,原本逼仄的空间一下子大了许多,她顿时感觉魂魄之身一阵轻灵,外部一股股无名的能量涓涓细流般涌进,充实着尚显单薄的魂体。


“这就是灵气?”池暮云眨了眨眼,略感好奇。原本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还好这破封印挺厚道,以光字来给她科普常识,不然池暮云现在仍算得上一个半瞎。


精纯不含杂质,种类单一……少女伸手虚握了一把灵气,回想光字的科普,不由得惊讶。这分明是经过天灵根筛选净化过后的灵气!而就算没有引气入体,也能隐隐带动天地灵气波动,让她能够透过封印从中攫取微不足道的一点……这怎么说也得是天灵根中的高级灵根啊!


这就是主角和付赠品的差距吗?!池暮云再次泪流满面。


就在她满心吐槽之时,未来的王陆,此时的王土地小朋友郑重的挖了个坑,将那块陨石放进去,掩埋了起来。照王某的说法,埋下这颗石头,就好像埋葬了他过去的一生。池暮云惊讶的发现封印转移后,她竟然能感知到这人的心情……那份揪心的情绪让她不禁心疼地说了一句安慰的话:“……你别伤心啦。”


“……?!!”


正感慨人生的小土地吓得一蹦三尺高,他左右巡视了一番,沉默片刻,喝道:“何方妖孽在此兴风作浪!”


三岁的小不点叉着腰奶声奶气地喊着,俨然一副山大王的样子,十分的可爱。池暮云在心底唉声叹气,要不是不能出去……呜呜呜好想捏脸啊太可爱了……不过,姐姐我才不是妖孽呢!


于是她道:“我怎么是妖孽啦?小小年纪就会泼脏水,真是不得了。”


“那你是谁?今天爹娘都不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你莫名其妙冒出来说话还不见踪影,除了这个,我想不到别的可能。”


一番话下来,条理清晰明辨,哪像是这个岁数的孩子会有的思维?不过知晓真相的池暮云可不奇怪,她嘿嘿笑了笑:“我是谁这个问题先不提,我且问你,知道地球是什么吗?”


王土地登时就愣了。




晚饭过后,王家大少爷以今天玩累了为由,早早洗漱完毕,躲进了自己的屋子。


男孩儿在门后左右看了看,确认父母不会过来后将门关上,为了保险起见还上了栓, 随后,他一脸正经地坐到了桌前,对着空气严肃的开口问道:“你也是穿越来的?”


“是呀,”不出意料,那个清脆的少女声音响起,“若你还有怀疑,我们不妨对个暗号。”


语毕,那声音脱口便是完整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语速极快,一看便知是身经百战。


小土地目瞪口呆:“壮士竟是我天朝老乡!”


简直是他乡遇故知啊!孩子皮下也算历经沧桑的灵魂悠悠叹了口气,思衬了一会,他说:“既然如此,我们就是革命战友了。敢问大侠名讳?”


“池暮云。”封印里的某个人笑嘻嘻的答道,“我知道你叫什么,小土地。”


“……这个称呼是什么啊?不要乱叫。”


“很可爱呀~!”


“我拒绝!”


……


一番闹腾下来,王土地有些憋屈。


说实话还是这具身体太嫩,说话间思维难免慢了一些,就算皮下是个转生者,也抵不过自然规律。正因如此,小土地惨遭某正太控语言调戏,偏偏反击还有心无力……


不过闹也闹够了。初步相识,接下来到了交流情报的时候,池暮云也收敛了心绪,将自己的情况娓娓道来。


“闲话不多说,简单解释一下吧。我是跟你一道被彗星带来的,算是个附赠品,没有转生,孤魂一个,依托着封印才维持不散。现在封印转移到你体内了……看你的右手背,那个印记就是封印。”


男孩儿举起右手看了看,皱起眉头:“这东西不能隐藏么?”方才吃饭时娘注意到了这印记,还以为是他不知什么时候弄的伤疤……


“放心,能控制的,我们继续话题吧。这三年你对这个世界有了多少了解?”


“这个世界,有关修仙对吧。 ”


“噢,你还是知道这个的,很强嘛!”池暮云讶异,在这个消息闭塞的小村庄,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打听消息肯定很难。看来这人不简单呀,跟着他,以后肯定有的玩了!


“这是基础好吧。”王土地翻了个白眼,“作为一个专业冒险者,如果连基础都不知道,岂不是殆笑大方?”


池暮云笑了。这家伙桀骜的性子,配上他现在这幅模样……简直可爱死啦!她都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感叹了。难道自己真的沦为正太控了吗……


“不过,修仙……这世界真的有仙人的存在吗?”


王土地迟疑着,蓝色的眼睛映着烛光,竟是有些茫然。


“啊?”池暮云愣了,她实在没想到这聪慧的孩子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不过转了转思绪,也不难理解,毕竟在他们的科学世界观里,修仙是神话故事里的美妙幻想,现在却突然变成了现实,冲击力的强度不言而喻。知道这里是修仙世界的时候她也惊异了很久,但,既然连穿越都发生了,修仙难道还不能信么?


“穿越都穿越了,要说有,那就是有呗!”池暮云想了想,这么说到,“据说修仙是依靠天地灵气的,我凝练灵体也需要灵气,这东西无处不在,就算没有飞升的仙人,也应该会有很多修士的。”


接着她留给小土地科普了关于修仙的一系列知识,包括灵气、灵根、功法、修仙界大派等等。说完后,饶是魂魄之躯,池暮云也感到一丝口渴的错觉。


王土地倒是受益匪浅,低头慢慢消化着,良久才抬头问道:“那我是什么灵根呢?那个……暮云?你看得出来吗?”


“叫姐啦!”池暮云气道,“虽然我不能辨认出你的灵根种类,但起码也是天灵根级别。”


“真的?”


“我骗你干嘛?”


“云姐我知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别计较啊!”


“看在你叫姐的份上就原谅你啦!”池暮云被这小子的圆滑逗笑了,“总之你修仙的天赋很高。我凝练灵体需要的灵气很多,沾你的福,现在积累虽然慢,比起之前三年,在那破石头里一丝灵气都感受不到,已经好太多了。等哪天你沾上仙缘开启修为,灵气积累速度会更快。所以,我以后就指望你啦!”


“抢我修行的灵气?!怎么感觉像捡了个吸血鬼……”


“……滚蛋!赶紧睡觉去吧熊孩子!”


王土地嘿嘿笑了笑,认命地爬上床铺,闷在被子里,带着满足的笑容渐渐沉睡。


一番对话,开启了男孩的修仙梦。


【TBC】


文中的少女是个琴萝,穿的校服是【指动风云·一】,不知道叫啥,似乎是儒风?

没想到一章就能写这么长……之后的剧情还有很多啊,估计以后会放到哪个网站上吧。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