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乔叶]百年歌(上)

大家好我是一个无人问津拖延症晚期目前发文的人里唯一没写完的小透明。

对不起我打脸了作业太多后文缘见(你)

 

并不擅长古文,0.是胡乱撺掇的,班门弄斧,献丑了。

 
 

ooc飞起。

设定词语多参考自灵剑山√

补个艾特 @北极全职奶茶店群搞事专用号 

 
 

0.

 
 

传言道,苍洲有一曲,历百年而成,奏之以萧,凄回婉转,呜咽阵阵。闻者无不愀然,思及情殇,掩面而泣。曲终人散,徒留余音袅袅,醉断痴人肠。

 
 

1.

 
 

正是春发新芽时,早春寒意未去,山里晨时仍旧料峭的寒。若是掉以轻心,怕是要让人吃点儿苦头。

 
 

乔一帆背着一个小竹篓,手执竹竿,在薄雾中摸索着前进。他本就着了一件单衣,身上唯一能御寒的只有出门时隔壁老婆婆出于好意暂借的麻布外套,虽单薄,却也聊胜于无。少年紧了紧裹着的外衣,在清晨的凉风里缩着身子,无奈地叹出一口气。

 
 

乔一帆此行是来寻药材的。这山唤作桂山,地处偏远,坐落在苍洲边缘,山脚下只有二三十来户人家,粮产贫瘠,土地算不得肥沃。可那山上偏偏盛产药材,常见的一抓一大把,偶尔抓瞎还能碰上百年的好货,地上长的简直是晃眼的真金白银,也算一件奇事了。山脚的村民便靠山吃山,凭着遥远城镇的销路,日子过得倒也滋润。

 
 

只是,并非人人都能衣食无忧,总有那么一些贪得无厌的家伙垄断财路——乔一帆便是被垄断的可怜人之一了。他本就家境贫寒,父亲早逝,家中收入只有母亲贩卖织品得来的零散,维持生活勉强不易。想另讨来路做点儿药材生意吧,山里的药材盛地早被富农瓜分垄断,一点都不留给旁人。而其余的零星总不可能满足余下所有人,若非担心过度采摘断己后路,这些琐碎早就被摘走换成钱财了。他年纪虽说不大,对村里的形势却也看得透彻,仍旧无可奈何。

 
 

“希望今天能有收获吧……”乔一帆低声自语了一句,表情并不轻松。阿娘日夜操劳,身子一天比一天弱,却还是强撑着坐在织布机前,乔一帆看在眼里,暗自心疼,便趁着闲暇时间上山来碰运气。但运气这东西可不是说有就有,这段时间他天天往这儿跑,半座山都快爬遍了,只找到一些很常见的草药,卖给郎中能赚几个子儿,远解不了贫苦。

 
 

乔一帆不笨,也不懦弱,大概只是缺点勇气和拼劲,眼下的困境正好做了那点催化剂。他今天比往常起的还要早,就是为了去还没有村民踏足的地方寻找灵草。

 
 

未开荒之地不知藏着什么危险,也许有毒虫猛兽,但这不能成为乔一帆停止脚步的理由——他真的别无选择,就算前方是地狱,他也只能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脚下的路越来越难走,几乎是没几步就要绊一下。腿上不知何时被荆棘划出口子,痒痛难忍。乔一帆皱着眉头,撑着竹竿,小心翼翼地寻找下一个落脚点,尽量不发出声响。这可是个技术活,他本就是个普通少年,没习过武,更不是修士,为了不惊动潜在的危险,不一会儿便满头大汗。累极时乔一帆连气都不敢喘,一直端着把自己折磨得疲惫不堪。不过辛苦总有回报,路上他找到了几株低阶灵草“凝血珠”,价钱比一般药材自是高得多了。

 
 

离上山也过了一个多时辰,此时深入山中腹地,环境逐渐昏暗起来,乔一帆身子不禁僵了僵,眼中闪过犹疑。他环顾四周,特意抬头望了眼交错纵横的树枝,却并没有看到遮蔽天空的枝叶。少年顿时一惊,握紧手中竹竿,已经疲软的双腿险些支撑不住。按照此刻的时辰太阳应该早已冒头,若不是树木遮蔽所致,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

 
 

鬼魅!

 
 

乔一帆抿紧了唇。

 
 

生于黑暗中的无形邪物,喜阴,群居……脑中闪过这么一句话,他苦笑,心道,这次怕是躲不过了……

 
 

一阵阴风刮过,潜藏的黑暗顿时沸腾起来,霎时间数道尖刺从地间升起,向着少年飞刺而去。莫说乔一帆体力耗尽,就算是体力充沛,他也躲不过。

 
 

说来也不是第一次招惹到邪物了,不过这么强的倒还没碰过,真是福祸相依啊……

 
 

乔一帆苦笑着,心里已经认定自己必死无疑,此时竟还能放空思维想想别的。他闭上眼,长叹一声,只怕是要留下娘亲孤苦一人了……

 
 

耳边破空之声在思绪辗转间便至,然而呼呼风声里隐约飘来一声轻笑。随即铿锵碰撞,尖刺碎裂,少年讶异地睁开眼,却是满目狼藉。折戟的鬼魅嘶嘶叫唤,碎裂的尖刺化作烟雾消散而去。一人手持战矛立于乔一帆身前,绣着暗纹的黑色衣袍在风中飞舞,好不潇洒。

 
 

“躲了这么久,总算舍得出来了啊。”

 
 

来人开口就是一句抱怨,手上动作却不含糊,战矛挥舞起来直刺阴影中邪物所在。那鬼魅所化的尖刺被折,此时受伤自知不敌,便想溜之大吉;那人一看简直气乐了,前踏一步,身影却瞬间拦住鬼魅的退路。手中战矛嗡鸣不止,漾出一片光芒,映在他俊秀的脸庞上,竟隐隐透出一阵杀意。“你这破关不成另走极端的邪物,还是早些消失的好,”他挑起一个嘲讽的笑容,“免得糟蹋了这一方宝地!”

 
 

语罢,那柄战矛快准狠地,破去鬼魅的一切防备,点上了它的核心命脉。

 
 

霎时灰飞烟灭,尘埃落定。

 
 

2.

 
 

乔一帆呆呆地看着那人只身消灭了鬼魅,觉得自己仿佛身处梦境。

 
 

大难不死,本来应该感到高兴,可乔一帆却是脑中一片空白,如同时间静止,直到救了自己的人走过来在眼前晃了晃手掌,他才勉强清醒过来。

 
 

眼前的男子看上去二十出头,简简单单扎着高马尾,衣袍精致,面容俊秀耐看。此时他笑吟吟地开口道:“你还好吗,没伤着吧?”

 
 

“没,没有……”乔一帆还是有点呆,反应过来后连忙道谢,“谢谢恩人救了我!”

 
 

哪想男子忍不住“噗”一声笑出来,乔一帆愣在原地,不知他所笑何意。

 
 

“算不上恩人,真要说还是你帮了我,”男子将战矛别在身后,“我在这蹲守也有好些时日了,这家伙藏匿的本事倒是不错,一直都没找到……哪想今日它为了一个孩子突然暴动。”他认真瞅了瞅乔一帆,奇道:“欸,竟然是‘月魄’……怪不得怪不得。少年,你是不是经常碰见这种鬼怪啊?”

 
 

男子一番话下来听得乔一帆一头雾水,只是最后一句把他吓了一跳。“是……是的,你怎么知道?”乔一帆有些紧张,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眼前这个人是解决这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的关键。

 
 

乔一帆从小就被这些魑魅魍魉所扰,所幸只是一些小鬼小怪,没搞出什么大麻烦,不然村里早不得安宁了,他和娘亲估计连落脚之地都不会有。

 
 

“就凭你这‘月魄’,不招惹到它们才是怪事。”那人啧啧称奇,见少年一脸茫然,只好转移话题,“咳,不说了……还走得动吗?我送你回家。”

 
 

虽然很累,走山路还不成问题。乔一帆撑着竹竿慢慢走了几步,男子见他并无大碍,便放心地走在前头,领着他向山下走去。

 
 

“哎对了,你叫什么?”

 
 

“乔一帆。”

 
 

“好名,”他笑着回头,“我叫叶修。”

 
 

叶修。乔一帆细细咀嚼了会儿这两个字,只觉得百听不厌。他也笑了笑,微垂目光,忽然觉得内心踏实。远离了事发之地,阳光总算露了头,眼前的一切笼罩在一片光明之中,叶修慢悠悠走在前方,单薄的背影却好似一柄神锋利剑,撑起了一片天。

 
 

乔一帆眯起眼睛,却是不经意间,将那背影印刻心底。

 
 

因为乔一帆体力不支,下山的路比上山时多花了半个时辰,折腾下来竟临近午时了。叶修倒是耐心得很,一路上左右环顾,悠闲得像在春游。见乔一帆困惑,他便解释道:“之前蹲在那地方太久,我还没来得及瞧瞧……这山不愧是个宝地呀,能孕育出这么多灵草草药。”

 
 

“村里人没发现之前,都说这是个倒霉地方,”乔一帆慢吞吞地说着,轻轻摇了摇头,“不过就算发现了,对我们贫农来说也没什么区别。”

 
 

叶修一时沉默,似是明白了,却也不直言。他望望不远处生起的炊烟,道:“那……你想走出这个村子,到城府去吗?”

 
 

“城府?”乔一帆吓了一跳,看向叶修,像在确认他是否在开玩笑。见叶修的表情严肃,少年小心翼翼开口:“……我,能去么?”

 
 

“当然可以,”叶修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跟着哥,没有什么不可能。”

 
 

说罢,叶修拉起乔一帆的手,“现在去你家吧,交代清楚,明天就能走啦!”

 
 

乔一帆一愣一愣的,手上传来的温热触感涌上心头,模糊了双眼。

 
 

“好。”

 
 

他将这一个字的发音咬得无比清晰。

 
 

3.

 
 

叶修雷厉风行地安顿好了一切,说第二天走还真就第二天走。乔一帆背着行囊,换了一套娘亲亲手做的新衣,握着泪眼婆娑的妇人的手,最后做一个道别。他不知此行多长多远,只知道,日后与娘亲见面的机会,怕是少得很了。

 
 

叶修站在不远处,没有出声打扰,只是看着纤瘦的少年轻声安抚着妇人,拉拉扯扯许久,才在一双不舍的目光中一步三回头地走到叶修身旁。

 
 

“走吧。”乔一帆强忍着哽咽,小声说道。

 
 

叶修点点头,背上战矛突然化作一道黑光托起二人,向远方天际飞去。

 
 

脚下的山村很快缩小成一个黑点,直到再也看不见。乔一帆定了定神,回转目光望着叶修的侧脸,深吸了一口气。

 
 

往后,就要和这个人一起生活了。

 
 

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乔一帆,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对事态的发展尚有些消化不及。

 
 

叶修倒是不意外,趁着赶路,给身后的少年作些讲解。

 
 

“小乔啊,昨天给你介绍过修仙了……我就给你说一下你的情况吧。”看乔一帆在风中有些发抖,叶修施施然添了个屏风罩,一本正经道,“你的天生属性是‘月魄’,吸引阴性灵气,所以纠缠你的鬼怪才会多。不过也可由此入道,若是大成,名镇一方也是可以的。道中人将此类修士称为‘鬼修’,别看称呼这么可怕,其实跟驭兽差不多一个道理,不过驭的是鬼魅之类罢了。”

 
 

“目前道中最出名的鬼修是中州双鬼,此行我便带你去寻那二人,看在我的面上,好歹也能带你入门。”

 
 

“我……是要拜他们为师?”

 
 

乔一帆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情愿,看得叶修一阵好笑。别人有这机会高兴还来不及,这小家伙竟然还不情愿……

 
 

那厢乔一帆却是这样想的:我比较想做你的徒弟,而不是那还未谋面的双鬼的徒弟。

 
 

道中还没有读心术如此高端的法术,叶修自是不能看穿他的想法,但接下来的那番话却恰到好处的顺了少年的毛。

 
 

“自然不是……好不容易捡到个好苗子,哪儿有拱手送人的道理?”他说的理直气壮,黑色眸子里漾着惊人的光彩,“双鬼是所谓的引路人罢了,毕竟我对鬼修没有他们那么擅长,不能给你最快最好的入门法子。等你入了门,我还要带你四处云游,像他们窝在中州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小乔你以后可别学他们啊。”

 
 

乔一帆挠挠脸颊,心知自己方才所想实在是太过幼稚,透着满满的不信任。他只好腼腆地露出一个微笑,带着不自觉的欢喜。

 
 

苍洲到中州的脚程虽远,在叶修全力赶路下也不过尔尔。离目的地越来越近时,乔一帆听到自己强烈的心跳声,嘭咚嘭咚响个不停,他看到一条宽阔的大路就在脚下延伸开来,通向美好的未来。

 
 

而那时,身旁也会有这个人……吧。

 
 

然而,叶修把乔一帆托付给双鬼后又没了踪影。少年心底有小小的失落,却被双鬼之一的李轩告知这是常事,等他修炼有成,那家伙自会回来带他走的。因此,乔一帆也不再多说什么,一心扑进了修炼之中。

 
 

修炼有成的速度快一点就是了。在暗无天日的苦练中,叶修是乔一帆唯一的信念。

 
 

【TBC】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