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时之歌]给界海的情书·1

身为一个界海痴汉一直很想写的东西。


2017第一更献给亲亲可爱的界海小天使╭(╯ε╰)╮







弥幽和阿黄一直负责收集整理异世界寄来时之歌的信件。时之歌二楼某个小隔间里,地上成堆成堆五颜六色样式繁多的信封和信笺能晃花人的眼睛,阿黄总是不耐烦地将信乱扔,弥幽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整理好分类篮子里乱七八糟的信封。



这一天她发现了一封不太一样的信。弥幽看着手里漾着层层不同蓝色的手绘信封,有些讶异地睁大了眼睛。信上写着一行小小的、娟秀的字:


To 维尔哈伦    时之歌服务生界海




没有署名,也没有寄信人的地址。



这很少见,迄今收到的那么多信里,差不多都写着地址,而就算不写真名,寄信人也会署上一个好听的笔名。弥幽看着这封好似大海的信,轻轻起身,走下了楼梯。



已经是皇家学院放课的时间了,界海哥哥应该快到了吧。弥幽拿着信下到一楼,在吧台前坐下,撑起脸颊发呆。 这时蛋蛋晃动着机械臂从厨房里飞快冲了出来,欢快的机械声响起:“客人!客人!点餐!点餐!”



弥幽侧过头,认真思考了一下,在点餐单上写好了菜品。蛋蛋欢快地回到厨房,她回过神来盯着那封信看,稍微感到好奇。信封制作得很精细,看字迹应该是个女孩儿,画的也很美,就像塔帕兹的海一样好看。界海哥哥会喜欢的。弥幽摩挲着那行字,微微挑起了嘴角。



“叮铃铃——”



书吧的门被打开,风尘仆仆的少年踏着急切的脚步走进书吧,抬眼瞧了瞧挂钟,松了口气。



“还好没迟到……”来者正是界海,他看见坐在吧台前的弥幽,有些惊讶,“弥幽小姐?你怎么……”界海本想问“你怎么在这”,又觉不妥,改了口道:“是饿了下来吃东西吗?”



弥幽点点头,跳下椅子朝界海走了几步,将那封信递给他:“界海哥哥……你的信。”



“欸?”他眨了眨那对好看的蓝眼睛,突然有些手足无措,“给我的?”



“嗯,”弥幽肯定地道,“拿着吧。”



界海这才接过那封信,他看上去很雀跃,脸上常常挂着的笑容更加温暖了。此时的界海只觉得面部温度比往常高了些,少年挠挠脸颊,拿着信,不好意思地对弥幽说了句“我先去换工作服”,便匆匆钻进了换衣间。弥幽望着他背影好一会儿,才转身找了个位置坐下,这时蛋蛋端着她刚点的菜品从厨房里溜了出来,成功转移了小吃货的注意力。









界海迅速换好了衣服,挨在换衣间的镜子上看着手中的信,抿了抿唇,竟然有些小紧张。



要知道,自从开通了异世界的寄信渠道之后,涌过来的信是成堆成堆的高,寄给阿舜啦、尽远哥、小店长、小弥幽、先生,还有其他人的信多得数不过来,而自己这么久的时间里收到的信却少的可怜。所以,每收到一封信,界海就不由高兴一番,又怕信里写的是什么讨厌他的话——寄来的信可不只是小迷妹的信,黑子的也有很多——因此,可怜的少年捏着信封,激动掺着忐忑,深呼吸了好久才下定决心:今晚回学院再看吧。



于是界海小心翼翼将这封漂亮的信放进背包里保存好,再三确认不会压皱也不会折角之后,才扬起一个开朗的笑,走出换衣间,开始他今天的工作。



碰巧门铃又清脆的响了起来,界海整理好心绪,面带微笑迎了上去:



“您好,欢迎光临时之歌。”




【TBC】



什么?本来是短篇的,为什么有扯长的节奏??

不过也好,我可以给界海小可爱多写几封漂亮的情书了!


里面那封当然是我写的啦哈哈哈!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