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旅途 02

拖了快一年的第二章orz前后文风差异巨大……请不要介意。

想想还是从叶中心改成All叶了嗯……因为脑补过头不写cp写不下去……

刷剧情的一章。此章有陶轩刘皓,推动剧情,不搞cp。

△借梗。梗来源小说《大鱼》。

△ooc有,私设有,没文笔

△准备好的话我们开始吧w








踏出树林的那一刻,鞋底接触到的坚硬质感令叶修挑了挑眉。


他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的景象:老旧的青石板极为突兀的连接在铺满叶片的柔软土地上,枯黄杂草撑破石块间的微小缝隙爬出来肆意呼吸着空气。不知存在了多久的破旧小镇静静立在他面前,似乎在发出无声的警告——别过来。


一阵猛烈的风突然毫无预兆地吹过,刮得临近镇口的几座民房残破的窗户吱吱嘎嘎作响,也吹得叶修打了个颤。他抬头望望不知何时阴沉下来的天空,再认真地望望眼前诡异的寂静小镇,心里缓缓升起一抹不安。


叶修皱着眉头好一会儿,还是不知道不安的感觉是那儿来的。如此他索性不去多想,掂了掂手里的行李,便迈步向着小镇走去。


结果踏进小镇他才知道,这里并不是没有人。


踏进镇口,没走几步路,不知从哪间屋子、亦或是从每间屋子涌出来的人们瞬间包围了叶修。少年被这阵仗吓了好大一跳,视线可及之处全被陌生却又莫名有些熟悉的面孔占领。那些人默契地挤在一起挡住了去路,目光死死地黏在他那双修长白皙的手上,不肯移开。


叶修被盯得十分不自在,他微微蹙起了眉,还没等说些什么,人群就发生了一阵骚动。


“噢,老天!他的手可真好看。”一个面色枯黄眼神憔悴的中年男子盯着叶修的双手喃喃道,眼睛里迅速闪过嫉妒的神色。


“是啊……真是一双好手。”


……


带着各种不明情绪的细声碎语汇聚在一起,嗡嗡作响。这时一声尖利的嘲笑划破了嘈杂的背景带来一瞬的寂静,也让叶修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些。


“嘿——好看又怎么样!”那人掐着嗓子来了一声怪调,“最后还不都是要变成我们这样的?”


叶修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瞥了一眼,在人群缝隙中看见了一张半熟悉的脸。他仔细思索了一番才想起来,这个人是之前城里小有名气的年轻天才剧作家,当时还登过报几年前离开了B城出去闯荡,名字似乎是叫刘皓。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叶修恍惚了一下,接着注意到了刘皓紧攥的右手。少年瞪大了眼——那只手,只有四个指头。


刘皓察觉到了叶修瞟向自己右手的目光,他脸色变得铁青,把手收进口袋,挤开身后的人群匆匆逃离了这里,少年的视线即使隔着重叠的人们也那么清晰地刺痛着他。刘皓咬牙,原本他可以远离B城去更广阔的天地发挥自己的才华,结果却被这诡异的小镇困在这里,再也出不去了。


新来的那个家伙也不会有好运的。他冷笑,一想到那少年的手也会如同他、他们这般,刘皓就忍不住想要大笑出声。


没有人逃得过“它”的魔爪——妄图离开这里的人都会落得他们这般下场!








叶修没能目送刘皓的背影多久,他的视线就又被人群挤满了。


“这位小哥,”有个面色苍白,头发蓬乱的妇女凑了过来,叶修不由后退了一些,却撞上了另一些人,“你为什么来这里呢?”她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对生活憧憬的光亮,只是空洞地笑着,让人没来由的一阵悚然。叶修跟她对视,刚想回答,又被一些叽叽喳喳的声音打断了。


“你一定是有梦想的人,才会离开那座该死的城市!”


“真巧,我们也是。”


“不如来分享一下你的梦想怎么样?”


“好了够了,别吓着我们的新朋友。”一个沉稳的声音制止了逐渐躁动起来的人群,看起来声音的主人在这里颇有威严,人们很快安静下来,默契的让出了一条道。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踏着不疾不徐的步子走近,他友好地笑着,只是那笑容底下似乎藏着什么,叶修不由提起戒备,面上却没有变化。


但到底还是逃不过男人精明的眼神,他伸手揽住了叶修的胳膊,笑道:“别紧张,我们不会伤害你。你也是从B城来的吧?”他说到这时意味深长地顿了顿,“我们都是。”


“你们都是B城人?”叶修转了一圈视线,语气里充斥着疑惑,“那你们为什么待在这里不走呢?”


男人的微笑僵硬了一下随即消失,他扯着少年把他带离人群,力道大的有些过分,叶修不禁吃痛地轻吸一口凉气,可男人却丝毫不知。“这就是个很长的故事了,”他放低了声线,听上去有些渗人,“坐下来喝杯咖啡,我们慢慢说。噢,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陶轩。”男人在一家咖啡店前停下脚步,回头对叶修说道。







一切事情的发展都超乎叶修的预料。


比如,他只不过想抄条近道离家出走,却莫名其妙被一群人围起来围观,又莫名其妙的被拉到这间破破旧旧的咖啡厅谈人生。叶修垂眸盯着杯沿磕了角的白色瓷杯里自己的投影,有些无奈地思考着。



此刻陶轩正坐在叶修右手边,端着一杯咖啡慢慢啜饮着。等叶修抬起眼来,他已经把杯子喝光了。“所以,现在可以说了吗?”少年撑着脸懒洋洋地望着他,漆黑的眼睛里装满太多令人着迷的东西,陶轩知道,那是梦想是希望,是他们这群人早已被剥夺的东西。


于是他低声笑了一下,兴许是想到这些光芒不久也许会熄灭而感到兴奋。“噢,别心急,都说了慢慢来。”陶轩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尾随两人进来的大批人群,慢条斯理地开口道,“我们之所以不离开这个地方……不是因为我们不想离开,而是不能离开。”


“未满20岁的人想要离开B城,一般是不可能的,这是一直延续下来的古怪——呃,硬要说的话算是诅咒吧。如果硬要离开的话……就会来到这个地方,接受‘它’的验证。通不过的话——”他故意拉长语调,“出不去,也回不去,就只能永远留在这里。”


年少叶修的好奇心瞬间被吊了起来,同时伴随的还有一丝丝的惶恐。如果出不去怎么办?他握紧了端着的咖啡杯的把手,不自觉抿了抿唇,但叶修又很快镇定了下来。相信自己,他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道。


沉吟了一会儿,叶修四处游移着目光:“你们……难道就没想过逃跑吗?”他一一扫过咖啡厅里这群面容或憔悴或苍白的人,内心生起淡淡的同情。“逃跑?”陶轩呵呵笑了,伸出一只手向叶修示意,“肯定想过,但这就是下场了。”


那只伸出的手,不知被什么截断了三个手指。


看着叶修讶异的样子,陶轩嘴角扯出僵硬的弧度:“看到了吗?只要妄图逃跑,每一次尝试都会被‘它’咬断一个手指头……”


“这里的每个人几乎都这样。”


“你看那边那个往咖啡里加满霜糖的家伙,他来这里之前是个踢足球的天才料,结果被困在这里,还被那个恶魔咬了两回。”陶轩指指不远处一个染着明亮黄发却满头蓬乱的青年,被点名的人缓缓转过头来,无声点头,算作打个招呼。叶修看着他与旁人无异的、毫无生气的眼神,心底想要离开的欲望陡然上升。


开什么玩笑,我离家出走可不是要来这里陪一群疯子度过余生的……叶修腹诽着,喝下一口咖啡以掩饰手的颤抖。他闭了闭眼,平缓了心情后状似好奇地问道:“那个‘它’究竟是什么?”


“是一个恶魔……”陶轩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像是想起了不好的东西。这时,周围原本安静的人群突然爆发出阵阵尖叫,人们惊恐地向四周散去,陶轩握紧了拳头,他僵硬地笑道:“哦,看来是来了。”


叶修直起了身子,他深吸一口气,还没等呼出来,就被出现的那个身影给憋了回去,差点没噎死。


来者是一只狗,长得还挺可爱。


叶修:“……”感情“恶魔”是只狗?


少年抽了抽嘴角,深感反差之巨大。但叶修却没有掉以轻心,毕竟周围的人残缺的手昭示着一切,这只小生物可不如外表那般无害。它从人群的缝隙里钻出,摇头摆尾地朝着叶修和陶轩所在的方向走来,不一会儿,狗便在叶修面前停了下来,抬起黑溜溜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他看。


“……这是要做什么?”叶修一时有些茫然,他偏头看着强装镇静的陶轩,后者早已扯不出虚伪的笑容,声音颤抖地道:“伸手。”


“嗯?”叶修疑惑。


“别怀疑,伸手就是了……”陶轩催促着,“快点!伸手!”


叶修嘀咕着什么,还是伸出了手。那狗见状呲起了牙,喉咙里发出危险的“呜呜”声,却在叶修将将要碰到它时嗅了嗅少年的掌心,随即,方才还凶神恶煞的狗瞬间变了脸,亲昵蹭着叶修的掌心,甚至还伸出舌头舔舐,弄得叶修手心一阵发痒。


“挺可爱的嘛,像我家小点。”他扬起一个轻松的笑,肆意而又张扬,带着蓬勃的朝气,刺得旁人头晕目眩。“那么,我可以走了吗?”叶修逗了一下晃悠起尾巴的狗,侧头望向陶轩,语气里满是愉悦。


在场的人都一愣一愣的,只是有个不和谐的声音喊着:“噢——不行!还不行!你还没多了解这个小镇,还没有多了解了解我们!留下来吧,少年,我们都是一样的啊!”


“是啊,留下来吧!”


“如果你留下来,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姑娘,她和我长得差不多漂亮。”离叶修近一点的一个女子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越来越多的人挤过来,叶修被挤得不能动弹,这时那狗突然凶狠的叫了起来,对着女人的手咬了过去。


“啊——!”她失声尖叫着放开手,堪堪躲过它的利齿,人群复又散开,脚步在狗的吠叫声里乱作一团。叶修眼尖着瞧见一条通往侧门的缝隙,抄起行李就奔跑了起来。


他撞开吱呀作响的木门,疯狂地奔跑着。叶修喘着气,一直跑,直跑到脚底下的青石板不知何时变成碎石路,变成泥泞的泥土路,变成柔软的沙砾,复又变成青翠欲滴的广袤草地。他终于停了下来,随手扔下行李,一头栽倒在了草地里。


后方忽然传来一阵狗叫声,原来是狗跟着他走了出来。只是它似乎很虚弱,来到叶修身边就软趴趴的卧在地上,任由叶修揉乱它的毛发。


喘匀了气,叶修仰躺着,眯起眼望着放晴了的湛蓝天空,舒服地叹了口气。


“哥总算是出来啦,”他笑嘻嘻的,又揉了一把狗的毛发,“谢谢你,小伙计。”


狗摆摆尾巴,吐出舌头。叶修干脆滚了一圈把脑袋搁在它肚皮附近,疲惫突然席卷而上,他挣扎了一下,终究还是闭上了眼。


温柔的徐凤吹拂,抚过少年的脸颊,替他拭去薄汗。叶修躺在柔软的草地间均匀着呼吸,嘴角是细微翘起的弧度。

【TBC】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