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基三明羊BG

投喂自己,一个原创的明羊BG摸鱼。有长篇设定,叫《雪染红尘》,啥时写看心情【ntm】

有人基三吗来电五煎蛋找我玩啊!

啊,伤心,没粮。

就不打tag了。




陆清樾结束日常任务回到祁洛所在的帐篷时,却意外的扑了个空。他有些紧张,随处在营地里捉了个同门询问一番,得知祁洛只是去最近的那个绿洲转悠后才放下心来。那个被拦下的明教见他如此焦虑,不由调侃道:“哎哎,我说,你那么在意那个小道姑,该不会是瞧上人家了吧?”

“莫要…胡说。”陆清樾跟祁洛学了几日官话,说起汉语来倒是没那么磕巴了。只是这心急口快的样子,在旁人眼里看来可就是掩饰。这名明教弟子挂起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满脸都是“我都懂的,你别掩饰了”的样子,看得陆清樾无奈又有些窝火,只得转身无视,直接轻功离开这里寻祁洛去了。

“哎——!”那个青年本还想八卦一下,谁料这小伙直接就溜,一点犹豫都不带的,顿时觉得好笑起来,“还说呢!这急匆匆的样子,不是瞧上人家了还能是啥?”


祁洛负着剑在一小方绿洲里走走停停,最后停在了湖水边。年方及笄的姑娘穿着沐雪套的道袍,刚长开的身段带着一股子倔强青涩的味道,加之她皎好的面容,光是静立着都十分养眼。

陆清樾到时,见到的便是这幅画面。小道姑半蹲在湖水边不知清洗着什么,正午刚过的阳光十分热辣,祁洛的额上早已覆上一层薄汗,一看就知道蹲了有段时间了。只是她好似感受不到这般高温,一心一意地继续着手上动作。

湖水反射出的水纹在祁洛身上波动着,晃得他心神不定。前者听见细微响动便警觉抬起头来,看见是陆清樾后,祁洛悄悄松了口气,眉眼微弯:“是你啊,我还以为是毒虫。”

“嗯。”陆清樾挠了挠脸颊,对着她伸出手,“我……来带你,回去。”

“好,”她点点头,收拾好东西扶着他的手站起,“回去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