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复健第一条鱼

复健,不然都不知道怎么写东西了。



这里的雨下得很大。


他半垂着眼,老得掉漆的木桌上放着一盏同样古老的手提灯,微弱的灯光打在他身上,投出一片阴影。总是有雨水从破了的窗户不友好地砸进来,偶尔一阵风吹过,刮得整扇窗都在不停颤抖,而他却毫无反应。


“喂喂喂,小瞎子,”突然有个聒噪的声音在狭小房间中响起,“你也不舍得找个人来修修这破窗子啊,大晚上的不觉得瘆的慌?”


坐在桌前的少年闻声,微微侧过头,没有光采的的黑眸静静盯着某个方向:“既然你都知道我是个瞎子,走出门都困难,怎么找人修窗户?”


来人不甚愉快地“啧”了一声,几步走到桌前抓住少年瘦削的肩膀:“之前都叫你别住这种破地方跟我走了,结果你一直拒绝!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说到这里,似是觉得心里发闷,来人的语气不免有些发冲。


“……多说无益,你走吧。”


“……啧!”


那人终是忍不住摔门而去,余下少年一人面对着房间中唯一的光源,露出一个无奈又遗憾的笑容。


“哎……这身份还真是麻烦……”


他伸手到桌底下摸索出一顶黑斗笠,摩挲了会便戴了上去。少年闭上眼,静静聆听了一会窗外声响,轻笑一声,身影消失不见。


“解决了北边那群山贼,我再回来陪你玩这无趣的装傻游戏吧……”


【摸鱼完毕】


Talk:哦凑随便摸个鱼怎么感觉又开了个脑洞挖了个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