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塔西]异世界的另一个我(上)

趁着五一假摸摸鱼(:3▓▒

花仙兄弟各自遇上异世界身为人类的自己的故事。

人类世界兄弟俩的设定源于正在完善的一个现代背景文,暑假大概会发(:3▓▒

嘛,总有些不可避免的ooc

接受的话,我们开始吧(。・ω・。)ノ♡


当西蒙从一场并不安稳的梦中醒来时,眼前的景象让他愣了好久。

此时这位在他人眼中稳重的勇气国大王子处于懵逼状态。西蒙握着黎明之剑的剑柄,皱眉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丝丝无名的焦虑和紧张缠绕上他的心,让他无法冷静下来思考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西蒙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醒来就出现在,呃,一朵沙漠玫瑰未绽的花苞里。这花香准是沙漠玫瑰没错,不过他倒还真是没见过这么大的。西蒙振翅在这于花仙来说空间足够的花苞里转了转,最终也没得出个方案来。他无奈地找了个角落坐下,摸摸鼻子叹口气,打算等花苞开放后再做打算。

西蒙坐着,抬头望向花苞的顶部——现在对他来说像是天花板——那里在他刚醒来时就已经有了些许缝隙。

啊,看来不会等太久。勇气国的大王子这么想到。

花香被封在花里时便显得更加浓郁。西蒙嗅着这股味道,想起勇气国境内那些绿洲,而沙漠玫瑰就长在绿洲四周的地域,一到花期,或红艳或粉嫩或柔白的小花就会开遍,成为沙漠中不可多得的好风景。而西蒙的房间就有一株这种花,花开散发出的若隐若现的香味,不知陪他度过了多少个寂静的不眠夜。思及此,西蒙微微苦笑,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倚在角落里闭上双眸。

休息一会吧。西蒙在心里对自己说到,杂乱的心绪被暂时抛之脑后。他陷入了沉睡。

***

“噢,嘿。我想得有人来告诉我一声……这是什么?”

塔巴斯挑着他好看的眉毛,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盯着眼前这个从半开的花儿里钻出来的小东西,连假笑都挂不出来。

哦,得了吧,这他妈是什么事啊。这位大富翁此刻只想爆粗,可良好的家教不允许他这么干,只好在心里刷屏。他执着地盯着一身黑的、有翅膀有触角的这东西看了好久,依旧不能相信他们长着同一张脸。

魔王此刻也是懵了。他站在那朵娇嫩的花上,紧皱着眉,握着荆棘长枪的手松了又紧,脑中一团乱麻。

老天,我也想要个花仙跟我解释下这是什么情况。

花仙塔巴斯深吸一口气,现在只想找个角落安静待着。他得思考一下眼前这情景。安静地思考。

可惜事违人愿。一大一小互相干瞪眼瞪了将近二十分钟,依旧没有一方开口。

于是他们决定不再沉默,开口道:

“你……”

“你……”

重叠的声音带着尴尬,两方同时闭嘴。

又沉默了五分钟:

“你先——”

“你先——”

再次同时开口的一人一花仙感受到了什么叫世界的恶意。

呵呵。大富翁和魔王一起冷笑,只想给对方一顿揍。不过,似乎怎么打,魔王的体型也不能让他占到丝毫便宜,这让他感到沮丧和烦躁。

噢,让我们为魔王塔巴斯默哀三秒钟。

【TBC】

啊我要赶去学校只能这么长了!

以及要禁网了中考完我们六月底再见吧!!!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