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塔西]炎火思凉(短完)

去年回坑就觉得塔西好萌啊我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放假做完星辰系列我又爆炸了——童年坑的毒性我不懂(:3▓▒我不懂。

但是官方每年都是一把大刀!!!!刀子就算了你为什么还要同时撒一把糖!!!!我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这叫刀口舐蜜啊!!!(抹眼泪)

算了算了(ಥ_ಥ)先来扒坑喂喂自己

算是赏味系列的脑洞,有点忘了西蒙和雪露之前是不是接触过见过面[我们就假装他们没见过吧(被揍)(划掉)]。


一个小短篇。

人物有ooc注意!

私设预警!



夏天又到了。


塔巴斯百无聊赖地侧卧在恶德花园偏僻角落的一块清凉的青岩上 ,翅膀恹恹的收在背后,头上的触角也像霜打的茄子那般垂着,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颓废的气息。


虽然比不上沙漠,但还是热得让人烦躁啊。塔巴斯挪了挪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好,伸手擦掉额头上的薄汗,无声地在心里吐槽道。小空调雪露又趁他不注意偷偷溜去找那个叫赛拉的花仙,明明知道自己的冰雪体质却还要在大热天跑去外面!塔巴斯十分头疼,但每次想要教训这小丫头时他都鬼使神差地只开了个头就没了下文。


大魔王好无奈。

当时到底为什么会救回这妮子!塔巴斯完全无法理解那时候的自己。虽然有这么个活泼的女孩在恶德花园的气氛不至于那么阴森暗冷,但,她也太让人操心了……


啊,算了,那帮蠢货应该不会再让她出什么幺蛾子了。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打算在这个没人打扰的美好午后小憩一会儿。


塔巴斯其实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难得今天有时间休息,前些时日累积起来的疲累瞬间如潮水将他淹没,毫不留情地把他卷入梦境的黑暗谷底。


然后,糊里糊涂的,塔巴斯在梦里看见了他亲爱的兄长。


西蒙。



“咦,勇气国的西蒙王子?”


西蒙一踏进园艺店就听见了这一声清脆好听的疑问。他转过头,看见一个绑着高高双马尾的白发女孩儿举着把荷叶伞,眸子仿佛燃烧的烛火般明亮的颜色清澈。她歪着脑袋看着来访的西蒙,脸上写满了好奇。


“啊,没错,我是西蒙。”女孩认真可爱的神色让他不由得露出一个笑容,银灰色的眼睛也微微弯起,“请问你是?”其实不用问西蒙也猜出了这个少女是谁——塔巴斯从大火中救下的雪露。


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啊,他轻轻叹了口气。


“嘿嘿,我是雪露!你是来找赛拉的吗?”女孩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脸上漾起开心的笑容 。说着,她往店里面的某小储物间喊到:“赛拉赛拉,你快出来,西蒙王子来啦!你已经在里面好久了!”


“哦哦,这就来!”


隔着门帘的回应有些模糊不清,西蒙和雪露听见一阵剧烈的翻箱倒柜的声音,才见赛拉从内间飞了出来。


“赛拉你在找什么呀?从进去到现在已经……嗯,已经快一个小时啦!刚刚去找露露姐姐她又不在,我一个人好无聊欸!”雪露眨眨眼掰着手指数了数,佯装生气鼓起了脸,看上去就和包子似的。


赛拉抬手擦着汗水,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对不起啊雪露……我忘记把东西放在哪个地方了,储物间灰尘太多,总不能让你进去吃灰吧。”


“至于找的是什么,嗯……”他喘了两口气平复了因为翻找而显得急促的呼吸,将手里拿着的小盒子递给西蒙,“西蒙王子,这是你要的。我不知道扔在角落里多久了……被一大堆杂物压着,差点找不到。”


“谢谢你了,赛拉。”


西蒙微笑着接过,微微松了口气。

终于拿到了啊。他盯着这个质朴的盒子看了许久才把它收好,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快得几乎没人注意到。


不过也只是几乎而已。


雪露在一边看着两个人打哑谜,对盒子里装有什么的好奇不减反增。她悄悄观察的时候对西蒙比较关注,也因此捕捉到了西蒙眼中掠过的复杂情绪。


但雪露识趣地没有问。

因为她从那双眼睛里捕捉到了一丝刻骨的悲恸。


握紧手中的荷叶柄,雪露抿了抿唇。


西蒙王子看起来并不像塔巴斯说的那样无情残酷……她想起刚才西蒙进店时对自己露出的那个笑容,满满的都是温暖。他明明很感性,很温柔,笑起来也很好看,对待人也总是热情礼貌的,除了面对塔巴斯的时候,他才……

总觉得西蒙王子提起塔巴斯的时候心情都不太好哦,塔巴斯提起西蒙也总是臭着一张脸。欸欸,到底为什么呢?


小萝莉想着想着就坠入了自己的世界,对盒子的好奇瞬间就转移到了西蒙身上,魂游天外导致面前两个人的对话她一句也没听进。


不过那似乎也不重要了。


成功在两人谈话结束前魂归的雪露小朋友暗暗握紧双拳,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她看着聊天快要结束的西蒙和赛拉,上前拽住了前者的披风,成功引来两道惊讶的目光。


“呃……雪露?有什么事吗?”西蒙疑惑地看着雪露,有些惊讶。


“西蒙王子,我能和你去勇气国看看吗?”

雪露用闪着真诚的眼睛看着他,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期待的神色。



于是,当西蒙带着雪露回到勇气古堡的时候,王子殿下还感觉有点回不过神来。

略带无奈地扶了扶额头,西蒙发觉自己对这个女孩儿真是半点方法都没有。


【来让我们倒回赛拉的园艺店】


“什、什么?雪露你要去勇气国?!”赛拉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连忙扶住雪露的肩膀道:“可是雪露!别忘了你的冰雪体质啊!勇气国地处沙漠,你去了可受不了那里的高温!”


“我知道勇气国在沙漠!”小萝莉拔高声线说道,“可是,赛拉,我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噢!”


“但是……”


“没有但是!”雪露霸气外露地一插腰,烛火颜色的眸子闪着自信的光芒,“相信我啦!”


“再说,还有西蒙王子呢,有他在就更不会出事了啦!”


“呃……”


突然被推了出来当挡箭牌,西蒙有些无奈地看着抱紧自己一边胳膊露出机灵笑意的雪露,又抬起头看看同样无奈的赛拉,笑着叹了口气。


“既然这么想去,那就去吧……”他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小萝莉的脑袋,“我会保证她的安全的。”


于是,在请安德鲁给雪露手上的荷叶伞加持一个魔法后,西蒙带着她向勇气国赶去,就有了现下我们看到的这一幕。


“哇——这就是勇气古堡啊!好高!”


雪露接过西蒙递来的水壶咕噜咕噜灌下几口水,扯了扯盖在头上的纱巾,撑着荷叶伞讶异着打量着眼前这幢伫立在茫茫沙漠中的古老城堡。它从筑成那一刻起就一直为拉贝尔大陆镇守着西部沙漠的边境,经历过千年风沙的磨砺也不曾倒下。


这个国家的子民亦如此。


想到此她侧过脸看了一眼西蒙,结果收到了对方的一记微笑摸头杀:“好了,快进去吧,刚刚转了一圈怕是快到极限了,呆在外面太久对你不好。”


“……噢,好、好的!”

雪露没来由的有点小慌张,她低下头,总觉得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了,只能乖乖跟在西蒙身后飞进了古堡大厅。


进入大厅,厚重的大门关上之后隔绝了大部分炎热,这可让雪露松了口气。即使有安德鲁加持在伞上的冰霜魔法,沙漠的炎热还是令她难受不已。幸好一路西蒙都特别关注着雪露,时不时就给她补充水分扇扇风,这才让这妮子安然无恙的到了古堡。


“殿下,您回来了。”


盖恩从不远处飞过来,看向雪露:“这是……”


“你好,我是雪露!”小萝莉满脸笑容地向士兵打着招呼,“你是西蒙王子的侍卫盖恩吗?”


“啊……是的。”


“好了,别浪费你的精力了雪露,去休息一下吧。”西蒙无奈伸手再揉了把女孩的脑袋,“免得你出什么意外。”


悄悄吐了吐舌头,雪露也没反抗,四处打量了一下这宽大辉煌的大厅后,就跟着西蒙吩咐过的侍女去后花园权作休息了。


“这孩子还挺能闹腾的。”西蒙摇了摇头,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好看的银灰眸子弯起,露出一个带着怀念和感伤的笑容。


“殿下,雪露她,好像是塔巴斯收养的那个花仙。”


“我知道,”听到那个名字,西蒙不由得抚了抚黎明之剑的剑柄,笑容里带上一丝苦涩,“我知道。”



“雪露小姐,请不要乱跑哦。”一名侍女端着茶盘对在花园里飞上飞下的女孩说。


“嘿嘿,我不会的!”


雪露在一从沙漠玫瑰旁停下,轻嗅着那浓郁的花香,整个人都陶醉进去了。


“哇,果然还是阳光下的花看起来美!自然光很重要啊!”


后面的侍女们都不由掩嘴轻笑。这位雪露小姐和勇气国的小公主性子倒是有些相似,总是一副活泼的样子呢。


“雪露,不要晒太多太阳了啊。”


适时出现的西蒙依旧关心着小萝莉的身体状况,收到了雪露的一记幽怨眼刀。


“我不是三岁花仙了嘛!会照顾自己的!”雪露举手抗议。


“那是谁上次不顾自己安危害大家担心的呢?”


“……西蒙王子我错了。”


委屈地嘟着嘴,雪露飞到西蒙身边,在边廊的茶桌坐下,这才认真休息起来,不再乱跑。


西蒙忍不住又笑了,笑声带着说不出的轻松,雪露撇嘴看着笑的开心的勇气国大皇子,心底却在感慨。


他笑起来不再勉强了。


“嗯,雪露,你觉得勇气国怎么样?”正感慨着,西蒙突然的问句让小萝莉脑袋有一瞬间的卡壳。


“欸?勇气国啊,很棒啦!大家都很和蔼热情啊,就是热了点……”


“哈哈,确实挺热的。”


“嗯嗯……”雪露点点头,但不太明白对方的问话是为什么,不过她也懒得去想,想那么多干嘛!


“那么——要降降暑吗?”


“啊?”


西蒙接连两个不相关的问题让雪露的脑瓜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她呆愣的看着西蒙笑意盈然的脸庞,直到对方端出一碗晶莹剔透看上去就很好吃的东西。


“来试试吧。”西蒙把碗放在雪露面前,见小萝莉一脸懵逼(划掉)一脸呆愣,顿时又忍俊不禁。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雪露眨巴着眼舀起一勺放入嘴中,立马惊得瞪大了眼。


“……凉丝丝的!好吃!!!”



不知不觉,时间已至傍晚,白昼时阳光带来的热量散去不少,风儿吹过也没有了燥热。这一切都诠释着夏夜的清凉即将来临。


“雪露到底是去哪儿玩了,怎么这么久都不见回来?”


塔巴斯皱着眉头问着黑翼人,后者低着头说道:“塔巴斯大人,雪露大人从园艺店出来后,应该是跟西蒙去了勇气国。”


“……你说她去了勇气国?”


“是的,大人。”


“啧,竟然去勇气国……这丫头是活腻了想死吗!”塔巴斯咬牙,额头上的青筋微微跳动,明显是生了气。


雪露这妮子到底在想什么!他不由得烦躁起来,还有西蒙那个家伙,是不知道还是装傻,竟然带她去勇气国?!


魔王大人身遭出现了黑气,低气压压的黑翼人喘不过气来,随后塔巴斯低哼一声,煽动翅膀就飞出了恶德花园。


然而他刚出了薄暮山谷到达雨昙秘境,就看到雪露抱着一个大食盒,撑着她那把荷叶伞,回来了。


“欸,塔巴斯!我回来啦!”


小萝莉举起伞晃了晃,带着明媚的笑容就飞了过来。


“你还知道回来?!没事去什么勇气国!你不知道那里的沙漠气候能要你的命吗!”


雪露还没有再说什么,就被气极的塔巴斯连吼三声,顿时就呆在那里不知所措。


“……可,可我没事啊!”她瘪了瘪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我怎么会不知道勇气国很热,就是有把握才去的嘛……”


“噢?你还有借口?”塔巴斯怒极反笑。


“别生气啊……”雪露更委屈了,“先看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嘛。我特意要来的哦!”说着,她把怀里那个食盒硬是塞给了塔巴斯,自己却撑着伞,转身一闪就钻进了薄暮山谷。


“……这丫头!”


塔巴斯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挑眉看向怀中这个朴实的食盒。不知道雪露又搞什么鬼……他这么想着,打开了盒子。


打开的那一瞬间,塔巴斯愣住了。


捧着食盒的手有些颤抖,塔巴斯却不自知。他看着盒子里的那瓶晶绿色的沙漠之泉,张了张嘴本想发出什么声音,却被万千复杂的情绪堵住了喉咙,只能用无声来表达他此刻翻涌的内心。


是西蒙做的沙漠之泉。


不用尝塔巴斯也知道。


伸手拿起那只在太阳余晖中反射着温暖颜色的瓶子,魔王神色复杂,被遮掩的眸子里跳动着不明的情愫,在布条投下的阴影中缓慢沉淀。


“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Fin】


小剧场


塔巴斯:雪露,你怎么拿到这个的?(举着沙漠之泉)

雪露:(歪头笑)直接跟西蒙说我想拿点回来吃就拿到了呀~

塔巴斯:(挑眉)那你怎么给我了?不是你自己要的吗?

雪露:(吐舌头)你猜我为什么给你?

塔巴斯:……算了。(收好瓶子)无所谓。(飞走)

雪露:嘿嘿~




TALK:一些关于文的想法解释


塔巴斯梦到了什么?

小时候哥哥投喂的沙漠之泉。


因为夏天穿着黑色衣服太热了哈哈哈所以塔巴斯小同志就忍不住想起清凉解暑的沙漠之泉(等等沙漠之泉是这么用的吗)。


一直以为塔巴斯在雪露面前提起西蒙的时候是[西蒙他为了国家为了王位杀了父亲他是个冷血的花仙]这样的……所以雪露见到西蒙之后就发觉欸没有像塔巴斯说的那样嘛,反差太大导致小萝莉瞬间倒戈。


还有雪露一直想知道他们俩之间到底发生了啥。

于是小萝莉去勇气国期间为了搞清这个侧敲旁击,坚持不懈的表示一定要撬开勇气国里那些人的嘴巴知道情报。所以提到的小心思就是指这个。


你问我西蒙从赛拉那里拿了啥?

其实我也不知道(被揍)。

大概就是个乱扯的理由让他去园艺店(等等),不过设定那件东西和兄弟俩童年有关就是了。(有毛的设定啊喂)


总之乱扯完毕!这篇拖了好几天啊……

一直没写完是心病,快开学了赶紧弄完然后写作业(。)


谢谢看到最后(:3▓▒


评论(1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