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摸鱼


冬天的雨最是令人讨厌了。

寒风呼呼地刮着,让每一个行走在街上的行人都不由自主的缩成一团,而同时他们还要撑着伞抵御被风吹得更狂野的雨滴,看上去十分狼狈。

慕夏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已经湿透了的运动鞋和裤脚,顿觉心累。

零上六摄氏度的温度,搁在北方估计是常见的,但对于大陆南端亚热带的居民来说这可就不好玩儿了,平日里被暖热的气候惯坏了现在这么骤然降温,一点都受不了啊好吗!

少女躲在屋檐下愤恨地想,顺便跺了跺已经冰麻了的脚掌。袜子鞋子发出滋滋的挤水声,刺得人一个颤抖,伴着更加狂野的冷风,她抖得更厉害了。

此时站在风口处是个极不理智的选择,可慕夏没有别的选项了,她用死鱼眼看着不远处的公交站,觉得那个方便乘客躲雨遮阳的候车亭简直low爆了,估计还会淋到雨而且更加透风,那还不如呆在这儿呢。

啊,该死的下雨天。

盯着远处正驶来的公交车,慕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发着狠踩着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积水,冒雨冲了过去。

冷死人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