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呐,呐,听得到我说的话吗?亲爱的,能看得见我的存在吗?睁开眼睛吧,我可爱的孩子,别在虚幻的梦境里挣扎了,你需要学会接受现实。


睁开眼,看看这个残酷的世界吧。

——记


1.


不记得有多久没有看到光明了。


世界是怎么样的?他不知道。那些从黑暗之外传来的声音所描述的东西,他从来没有见过,甚至,他连自己的模样也不知道。


啊,是了,从有意识开始,他的眼前就只有这片黑暗。


既然这样,为什么又要让他知道这黑暗外的精彩呢?


如果,如果,如果没有那个声音,他就可以坦然的接受黑暗,接受这独自一人没有色彩的“世界”了啊。


【可悲的命运】


2.


他没有时间的概念。


不过,就算只是数着那个声音所说的所谓“天数”,他也能大概知道,他在这里已经很久很久了。


久到他开始烦躁。


好想出去啊。他坐在黑暗中,没有颜色的——哦不,是和黑暗融为一体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某个点,不可能实现的妄想疯狂在心中生长发芽,逼得他快要疯掉。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凭什么他注定要在该死的黑暗里度过一生啊,凭什么他不能拥有光明啊,凭什么他不能用自己的眼睛来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啊。只因为他是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可悲的人吗,因为他是个可怜的、卑微的,谁都不可能看到的渺小存在吗?


啊,这真是太好笑了。


【这就是“命运”。】


3.


链接他与黑暗外的世界的那个声音似乎出事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没有听见过那个声音再次出现,依靠着模糊的观念,他计算了一下,大概是……“几个月”没有听见了。


他有点慌了,那可是他唯一的妄想的来源啊。


难道连这么一点,他也不能拥有吗?


***


〖呐,你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吗?〗


〖想的话,闭上眼睛,等待第二天的到来,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4.


和往常一样在黑暗中睡去,他其实并没有相信那个莫名其妙的,不同于带给他“希望”的声音。闭上眼就能实现?他嘲笑,如果是这样,那不是应该早就成真了吗。


然而等他再次睁开眼,他却相信了。


映入眼帘的是惨白的天花板,身体奇怪的没有力气,整个人软绵绵的。但他不介意,因为他终于看到除了黑色以外的颜色了,这个认识让他欣喜若狂。


他想看看所谓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什么都好,他只想见识见识那个声音所说的大自然是怎么样的。


试图转动脖颈,然而却失败了。他只能尽力地转了转眼珠,瞄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


灰色的,单调的,没有生气的天空。


一瞬间打破他的幻想。


悲伤是什么感觉?他不知道,他现在只感觉左胸口好像突然空了一空,脑子嗡嗡作响,眼睛里有温热的液体流下。这是眼泪吗?他怔愣的瞪着眼,任由泪水在脸上肆意滂沱。


***


欸,真是傻呢。


哦,对,忘记他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鬼了,失策失策。


哎,少年啊,你从来没有注意到吧,那个声音在描述那些景观的时候。


那语气里,全部都是怀念和惋惜啊。


『完』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