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初歇,且饮一杯春酒卧于杏花前。

叶晓渃

© 叶晓渃 | Powered by LOFTER

Rain

哦,这场该死的雨好像让所有人都变得困倦了。

 

除了我。少女看着窗外雷电肆虐的阴暗天空,在心里低声咒到。

 

明明平时十一二点才肯乖乖回床睡觉的这群大人是怎么了,她不明白,也懒得去想。只要别来吵我就好,戴尔撇了撇嘴,转头看向身前亮白的电脑屏幕。

 

只要别像老爸一样就好。少女的双手在键盘上飞快闪动,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很好的掩盖了小声的喃喃,那双隔着镜片映出屏幕的亮棕色眼睛里流转跳动着莫名的烦躁。为什么要跑来找她做些无聊的事呢,键盘的响声又密集了些,戴尔默默咬住了下唇,忍住想要哭的心情。你在干什么啊戴尔,她从心底这么骂着自己,别这么没出息。

 

别因为一些无聊的回忆而变得脆弱啊。

 

***

 

从学校地狱解放的戴尔在吃完晚餐后就缩在了电脑前,一个星期都没碰过一次电脑的她玩起来可是有种疯狂劲——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戴尔的妈妈是这么评价的。

 

谁会理她。戴尔移动着鼠标,无声地反抗道。每次坐在电脑面前最久的明明是她自己。

 

音箱里正放着《喀秋莎》,戴尔很喜欢这首歌,从第一次听见就特别喜欢,虽然她听不懂俄语,但音乐是不分国界的。

 

哦不不不,得了吧,少女晃晃脑袋,别再胡思乱想那些有的没的了,不然又会被当成神经病。不过自言自语有什么错呢,她想,大概没有吧,只是被那些人夸张的大喊大叫硬生生贴上的标签而已。

 

——所以说很讨厌。她这么想着,打开了Word文档,准备开始录下自己的文字。不过戴尔并没能如愿——父亲敲了敲电脑房的门并走了进来。哦真是的,她稍微皱了皱眉,大人都是这样么,即使敲了门也像没有敲门一个样,就好像只是一个过场形式,房间“主人”的意见永远都是天上飘着的浮云,看不见也摸不着。

 

所幸父亲并没有瞧出她的不满。他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女儿的身边,微微笑着:“女儿啊……帮老爸拔几根头发怎么样?”

 

拔头发……戴尔转头看着父亲已经出现沧桑的面庞,嘴唇蠕动了一下,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她本来想说“为什么要让我来做这种无聊的事”,可是看着父亲头上不知何时冒起来的白头发,戴尔眨了两下眼,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给咽了回去,接过了父亲手上的小钳子。

 

两人间忽然就陷入了沉默。戴尔慢慢地把一根根刺眼的白发从黑发中分出来,拔掉。静默的氛围在持续几分钟之后被父亲带着笑意的声音打破了。他又开始唠叨了,戴尔动了动嘴唇,可是却并不讨厌。

 

有多久没有这样了呢,心平气和的说说话。少女想,拔头发的动作稍稍慢了下来。父亲没有察觉,依旧是在唠家常,她偶尔会附和几下。

 

奇怪的平静充斥着戴尔的内心。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平静就像一张纸一样脆弱不堪。她盯着那些在灯光下显得刺目的银白,内心烦躁起来。少女突然就很想放弃,但她说不出口。这非常奇怪——对于戴尔来说这明明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一件事,可是今晚她似是被施了魔咒,变得好似不像自己了。

 

这可真糟糕。少女在拔下第十根白发时小声嘀咕。只可惜她忘了此刻她是多么靠近着父亲,这让男人听见了女儿的小小抱怨。

 

“好了好了……这么多就够啦。”

 

他咽下原来准备诉说的少女儿时的趣事,沉默几秒,笑着说道。没人知道他在沉默的几秒钟想了些什么。戴尔一愣,看着父亲站起身并拿过她手中那把小钳子,左胸口的地方突然一空,难受沉闷的情绪瞬间将她淹没。

 

然而少女什么也没有说。


【Fin】


评论
热度(8)